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交流 > 正文

苏轼诗歌与淮河

2016-06-07 15:30 admin (点击: 次)

 
苏轼是我国文学史上杰出的作家,其诗、词、散文所表现的豪迈气象、丰富的思想内容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代表了北宋文学的最高成就。
一、苏轼生平
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他出生于一个有文化修养的家庭,幼承家学,读书蜀中。由于家庭的教育、前辈的熏陶以及他自己的刻苦学习,青年时期的苏轼就具有广博的历史文化知识和多方面的艺术才能,为当时名流欧阳修、梅尧臣等所称许。
苏轼关心当时社会的风俗人情和北宋王朝的政治改革措施,对北宋积贫积弱的局势感到不安,希望加强封建王朝的统治。仁宗末年,他向朝庭上制策,提出厉法禁、抑侥幸、决壅蔽、教战守等主张,要求“励精庶政,督察百官,果断而力行”(见《辩试馆职策部札子》),表现出了一个要求改革的政治家风度。然而,由于他所处的中等地主阶级的地位,不愿过多地触犯大地主阶级的利益;同时,他30岁以前绝大部分时间过的是书房生活,因此,他的改革多从总结历史经验出发,强调“任人”而忽视变更“法制”,尤其反对急进的措施。熙宁初,神宗皇帝支持王安石推行打击豪强地主的新法,苏轼上书反对王安石的变法方案,主张实行稳步渐进的改革。由于意见不被采纳,请求离京外调。熙宁十年(1077)间,他先后任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的地方官。元丰二年(1079),苏轼因作诗讽刺新法,而身陷囹圄,险些遭惹了杀身之祸。这次“乌台诗案”文字狱结案后,责授黄州副使。四五年的负罪谪居,他躬耕东坡,疾病困窘。生活上的困苦,政治上的挫折,滋长了他逃避现实和怀才不遇的思想情绪。虽被迫闭门思过,但并未缄口搁笔。在祖国雄伟的江山和历史英雄人物的激发下,他写出了一批著名的散文和诗词。如“三赤壁”——《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 ·赤壁怀古》。
哲宗即位,旧党执政,苏轼被召还朝,任翰林学士。多年地方官吏的经历,也使他对社会矛盾和新法的某些好处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时司马光等旧党要废除一切新法,苏轼则主张对新法“校量利害,参用所长”(见《辩试馆职策问札子》),反对执政大臣的一意孤行,他又因此受到旧党里程颐一派的攻击,先后被贬知颍州、扬州、定州。绍圣元年(1094)哲宗亲政,章   等用事,打起绍述熙、丰的旗号,专门打击报复元   朝的旧臣,苏轼一月之内三次降官,最后被远贬至惠州(今属广东);三年后又放逐到海南儋州。苏轼以衰迈之年,被赶到极为荒僻的岭南,度过了七年流放生涯,直到徽宗即位,始奉命内迁,次年七月病死于常州(今江苏市)。
二、苏轼与淮河
淮河发源于河南省桐柏山,流经河南、安徽、江苏等三省。通过洪泽湖分两路入江海,全长1000公里,流域面积27万平方公里。淮河流域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史遗迹,风景名胜,比比皆是。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登临怀古,留下不少美丽的传说和题吟之作。苏轼便是其中的一位。
具有文学天才全才之称的苏轼经历了从仁宗到徽宗五朝,他命运多舛,仕途坎坷,屡遭贬谪,疲于至各地赴任,但客观上也为他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他的足迹几乎遍及当时中国的重要州郡及名川大山,蜿蜒千里、风光旖旎的淮河自然在其涉猎之中。他在贬职外放期间,曾担任徐州、颍州、扬州的地方官,在颠沛流离之中频繁地往来于淮河流域,与淮河结下了不解之缘也在情理之中。苏轼在淮河流域到过的地方有:泗州、宿州、寿州、颍州、濠州、陈州、徐州、蔡州、许州、汝州、淮阴、宛丘、汝南、汝阴、尉氏、新县等;涉及到的河流湖泊有:颍水、泗水、汴水、沂水、涡水、青洛河及洛河、高邮湖、洪泽湖、颍州西湖、扬州西湖、许州西湖、寿州龙潭等。他不仅走遍了淮河流域的大小州郡及风景名胜,而且做出了让后人怀念的业绩。
历史上的淮河是一条灾河,十年便有九年灾。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苏轼调到徐州作知州不久,就遇上了一场特大洪水,他领导州民奋勇抗洪,洪水退后,他亲自率领州民兴修水利。他在任颍州知州时,又与赵德麟一起共同治理西湖。治理西湖尚未成功,他又被调至扬州任职。至扬州之后,仍念念不忘颍州西湖的治理。
苏轼是一位集诗、词、文赋于一身的文学大家。他屡遭外放,客观上又造就他成为一个旅游家。他所到之处,豪情迸发,借景抒情,留下了不少题吟之作及美丽的传说。一次,诗人苏轼与二子苏迨、苏过,从河南至杭州赴任,途经涡淮交汇处的荆涂二山,但见山峦叠翠,榴林似海,绿树掩映,芳草如茵,不愧为绝妙的天然佳境,于是便下舟登山,凭吊治水英雄大禹,游览风景秀丽的荆涂二山。据说苏轼见有一泉,背依荆山,面临淮水,与禹王宫隔河相望,卞和洞以谷为邻。泉眼径不过斗,四时不竭。泉水倾注杯中能突出杯内一米粒厚而不外溢。苏轼见泉水奇特,誉为“天下第七泉”并赋诗曰:“白龟木抄出,牛乳石池漫”由此,泉得名为“白乳泉”。
三、苏轼诗歌与淮河
作为性格豪迈而又富有责任感的苏轼,他不仅仅是集诗、词、文赋于一身的文学天才,而且是一个具有实干精神的政治家。苏轼诗歌贴近生活针砭时弊,笔锋精锐,语言爽利,想象飞驰,意境灵动,无论是抒怀写景、体情咏物,还是鉴赏评论,均能意到随笔,巨细必达。苏轼以他饱含深情和丰富多彩的文笔描绘了淮河流域的历史名胜、风俗人情、秀美山水、田园生活和自然灾害。
(一)以诗写景、以水寄情。苏轼一生漂泊不定,频繁地往来于淮河流域、长江流域,为此,他写了大量的抒发个人情感和歌咏自然景物的诗歌。仅写淮河美景的诗作就有30多首。苏轼笔下的千里淮河,青山绿水,风景秀丽,碧波鳞鳞,景色宜人。苏轼不惜笔墨写了淮河的秀水之美、风光之美,他笔下的碧水淮波可以洗灰尘、净灵魂;既让人留连忘返,又让人魂断清淮。如“春风岭上淮南村,昔年梅花曾断魂。”(见《11月26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此生定向江湖老,默数淮中十往来。”(见《淮上早发》)。淮河之美,美在秀水。苏轼不吝笔墨写淮河水之清之秀。如“十里清淮上,长堤转雪龙。”(见《正月初一日雪中过淮渴客回作二首》);“我舟下清淮,沙水吹玉尘,君行踏晓月,疏水挂付银。尚寄别后诗,剪刻淮南春。”(见《和赵德麟送陈传道》);“西来庾公尘,己濯长淮波》”(见《次韵花淳父送秦少章》)。苏轼巧用拟人手法,写淮水之美。如:“白马津头春水来,白鱼犹喜似江淮。”(见《送欧阳主簿赴官韦城四首》)。苏轼的许多诗与其说是写水描山的风景诗,还不如说是描绘诗人理想国度的画卷,给人以清新俊秀。如《过高邮寄孙君孚》:“过淮风气清,一洗尘埃容。水木渐幽茂,菰蒲杂游龙。可怜夜合花,青枝散红茸。美人夜不归,一笑当谁供。故园在何处,己偃手种松。我行忽失路,旧梦山千重。闻君有负郭,二顷收横从。卷野毕收获,段床闻夜舂。乐哉何所忧 ,壮酒粥面。宦游岂不好,毋令到千种。”
苏轼善用诗的语言,画的笔触,给读者勾勒出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如同身临其境,以拉近与读者的距离。“古汴从西来,迎我向南京。东流入淮泗,送我东南行……”(见《罢徐州往南京马上走笔寄子由》),读其诗,如同看古汴河从西而来,向东流入淮河,作者顺水乘舟至南京赴任……。又如:“却望临淮市,东风笑传语”,坐在船上不但能看见临淮的集市,而且还能听见笑语声;显示了淮河两岸的市场繁荣,同时又给读者留下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苏轼对淮河的感情,写在诗里,寄于水中,以水写景,以水抒情。诗人作为远离家乡的游子,一生命运多舛,屡遭贬谪。满腹才华,无法施展,一颗爱国之心,却报国无门。看着滔滔的东流淮水,怎么不让诗人思绪万千,思念远方的亲人?“积雪困桃李,春心谁为客。淮光酿山色,先作归意浓。”(见《送潞都曹》)。“乡国飘零断书信,弟兄零落隔江淮”(见《泛舟城南会者五人分韵》);“此生念念浮云改,寄语长淮今好在。”(见《龟山辩才师》)。
(二)写淮河的历史人物。很久以前,淮河一条母亲河,滋养着淮河流域的炎黄子孙,使之因此成为中国古代文明发祥地之一。几千年来,淮河流域人才辈出。从建立第一个奴隶制国家的启至写逍遥游的庄子及三国时期的曹操父子、神医华佗等等不计其数。作为文学大家的苏轼对此自然是了如指掌。因此,他的诗作中对古人及遗迹的怀念之作不少。如《濠州七绝》中,诗人写了七个名胜古迹(涂山、彭祖庙、逍遥台、观鱼台、虞姬墓、四望亭、浮山洞),以之表达对古代英雄人物或历史名人的怀念。如:“川锁支祁水尚浑,地理汪罔骨应存。樵苏己入黄熊庙,乌鹊犹朝禹会村。”苏轼写涂山,其实他写的是古代英雄大禹征服水怪无支祁的故事以及后人对治水英雄的怀念。苏轼写古代的英雄人物,但更多的还是写当时淮河流域的名流俊士。如《次韵张琬》中:“临淮自古多名士,樽酒相从乐寓公……知君不向穷愁老,尚有清诗气吞虹。”再如《送孙勉》“君为淮南秀,文采照金殿。”“尔来三百年,名与淮水东南驰”(见《苏州姚氏三瑞堂》)。
(三)写淮河的富饶。淮河流域气候宜人,物产丰富,为有名的“鱼米之乡”。俗语“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从一个侧面说明淮河流域的物产丰富。苏轼在其诗歌中从多方面描写淮河的富有及人们的生活。首先他写水中的鱼美:“三年京国厌藜蒿,长羡淮鱼压楚糟”(《赠孙莘老七绝》)。其次,他写淮河流域特殊地理,气候条件下“桔生淮南为桔,桔生淮北为枳”的奇观:“玲禽声好犹思越,野橘香清未过淮”(见《泗州南山监仓萧渊东轩二首》);“秋风吹梦过淮水,想见橘柚垂空庭。”(见《次韵僧潜见赠》);再次,他写酥酒。提起酒,首先让人想起“李白斗酒诗百篇”,不足四十的欧阳修便自称“醉翁”。文学家或许是天生与酒有缘,苏轼对酒也是情有独钟。翻开苏轼诗中有“酒”字或“醉”字者,比比皆是。淮河流域的酒多酒好自古有名,如古井贡酒、口子贡酒等等,但苏轼对泗州的酥酒最难忘怀:“使君半夜分酥酒,惊起妻 一笑哗。”(见《泗州除夜雪中黄实送酥酒二首》),“明朝积玉深三尺,高枕床头尚一壶。”
(四)写淮河上的田园生活。苏轼始终关心宋王朝的前途命运,但其政治理想与远大抱负却又每每不能实现,且屡遭外放,一腔热血报国无门,满腹经纶,却又无法施展。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给他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他以冷静的头脑观察社会,看清了宋王朝的内在危机,但他的正确主张又不能被采纳,且屡遭排挤。他感到自己力量渺小,实在是无回天之力。因此,他内心极为痛苦,非常想排遣内心的氛闷,想找一个桃花源,过上一种像陶渊明那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以逃避现实。苏轼在淮河流域写下的《鱼蛮子》,正是他想往的生活:“江淮水为田,舟楫为室居,鱼虾以为粮,不耕自有馀。异哉鱼蛮子,本非左衽徒。连排入江住,竹瓦三尺庐。于焉长子孙,戚施且侏儒。擘水取鲂鲤,易如拾诸涂。破釜不着盐,雪鳞芼青蔬。一饱便甘寝,何异獭与狙。人间行路难,踏地出赋租。不如鱼蛮子,驾浪浮空虚。空虚未可知,会当算舟车。蛮子叩头泣,勿语桑大夫。”苏轼十分羡慕鱼蛮子的生活,因此,他表示要“卜居新息临淮水”。(见《过新息留示乡人任师中》)。
(五)写淮河两岸的山。淮河沿岸的山虽非挺拔峻峭、雄伟壮观,但在苏轼笔下更富有灵性秀媚的情调,给人以清新俊美之感。如果说巍峨挺拔的五岳是一幅气吞山河的风景画卷,那么这里的青山便是一幅春兰秋菊图。“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苏轼笔下的山多与英雄人物、历史名人联系在一起,以人衬山,以山捧人,相见益彰。有苏轼写下的五言诗《此日与二子迨过游涂山、荆山记所见》为证:“此生终安归,旅轸天下半。来乘   庙,复作微禹叹。从祠及彼呱,像设偶此粲。秦祖汉侑坐,夏效亦荐裸。可怜淮海人,尚记弧矢旦。荆山碧相照,楚水清可乱。刖人有馀坑,美石肖温瓒。龟泉木抄出,牛乳石池漫。小儿强好左,侍史笑流汗。归时蝙蝠飞,炬火记远岸。”涂山、荆山为不足360米高的小山,所以能至今让人能难以忘怀,与大禹治水,卞和得玉有关。苏轼在诗中不但写治水英雄大禹及和氏璧的主人卞和,而且还写了“天下第七泉”的白乳泉及风景秀丽的淮河,并寄诗人的感情于其中,这又为荆山、涂山添上了一笔重彩。
苏轼不是画家,但诗中有画。“系舟清洛尾,初见淮南山。淮山相媚好,晓镜开烟鬟。”(见《送程七表弟知泗州》)。寥寥数语,便勾画出一幅山水画:一条清洛河上,系着一叶小舟,远处是一座青山烟雾缭绕……面对淮山风景,诗人也会直抒胸意,“过淮山渐好……”(见《过淮三首赠景山兼寄子由》)。
(六)写淮河的水灾旱灾。淮河是一条温柔美丽的母亲河,她养育了千千万万的淮河儿女。但她又是一条旱涝灾害不断的灾河。据统计,16世纪至解放前夕的450年中,百年平均水灾竟达94次,旱灾59次。苏轼所生活的宋王朝时期,淮河同样是一条水灾旱灾相当严重的灾河。
熙宁十年(1077)秋,苏轼调至徐州任职不久,黄河从澶州决口,滔滔的黄河水经巨野流入泗水淮河之中,随即造成了淮河流域洪水泛滥成灾,徐州城下“水二丈八尺,七十馀日不退。吏民疲于守御”(见《河复序》),“巨野东流淮泗满,楚人恣食黄河   ”(见《河复》)。可见,其洪水之大,受灾范围之广。
这场特大洪水给徐州乃至淮河中下游的百姓带来的几乎是灭顶之灾,诗人的印象也十分深刻。苏轼在《答吕梁仲屯田》中再次写到这次水灾及造成的影响。他写洪水过后的冷落:“居民萧条杀麋鹿,小市冷落无鸡豚”,“坐观入市卷闾井,吏民走尽馀王尊”;洪水的危害:“黄河西来初不觉,但讶清泗流奔浑”,“宣房未筑淮泗满,故道堙没疮痍存”;写洪水之大:“岁寒霜重水归壑,但见屋瓦留沙痕”;写诗人险遭不测:“入城相对如梦寐,我亦仅免为鱼鼋”;写生活之苦:“不惜饮酹空瓶盆”,“念君官舍冰雪冷”;写带头修水利:“明年劳苦应更甚,我当畚锸先黥”;写治水理想:“高城如铁洪口快,谈笑却扫看崩奔。农夫掉臂免狼顾,秋谷布野如云屯”,“明年筑城城似山,伐木为堤堤更坚”(见《中秋见月寄子瞻兄子由》)。
洪水之后的次年春天(1078),淮河流域又发生了大旱。他在《浣溪沙》五首组词中,从不同侧面反映了初夏雨后的百姓生活场景和愉快心情。
苏轼是一位关心人民疾苦、为民办实事、富有责任感的政治家,同时又是一位重视文学社会作用的文学家。他用诗的语言客观地记录了当时的现实生活、风景名胜、风俗民情、自然灾害等,为研究历史开辟了新领域.

关闭窗口

· 淮河流域的水文化历史初探
· 淮河性情
· 淮河,我生命的摇篮
· 漫说淮河